成功救治危重病人,兴奋和喜悦竟来得如此猛烈

文本整理/羊城派记者 张华

素材提供/通讯员 郝黎 靳婷 张蓝溪

成功救治危重病人,兴奋和喜悦竟来得如此猛烈

广东省人民医院神经科三区 吴掌�b、郑秀、陈晓珊

今天是奔赴湖北武汉前来援助的第五天,昨天我们开始第一次的夜班,从晚上八点开始到零点。夜很静,异常寒冷。路上没有繁华的闹市,也没有穿梭的人群。

刚一上班,我们就接收一名危重患者,血氧饱和度只有47%,团队里有条不紊的予吸氧、安抚、给药。经过紧急给氧等处理(这里的大多数患者有呼吸困难,氧源非常宝贵),血氧饱和度上升到了92%。这种情况其实在病房很是常见,只不过身在武汉,这当中的兴奋和喜悦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更猛烈。一样是跟疾病作斗争,挽救病患的生命,可不一样的是,此疾病的严重危害性,它的暴发让全国人民处于紧张、恐慌的状态!而战胜这个新型病毒,则意味着希望。

经过一番抢救,病人相对稳定了,呼吸困难得到缓解。这里没有清洁人员,下班前,我跟李杰主动打包本班产生的垃圾。虽然清理过程是个高危的工作,但我们是这一组的两个男生,这些活应该由我们来干。在清理的过程中,说实话,我们差点呕了。但只有把卫生搞好了,大家才有一个相对安全的工作环境。

把自己变成感控专家式的护理人

骨科中心林静璇 1.29

除夕夜出发到武汉第五天了,心里五味杂陈,这里的环境比想象中的糟糕。我毅然剪掉心爱的一头长发,备好纸尿裤,不断的练习熟练掌握感控技术,努力把自己变成感控专家式的护理人。

进入病房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设备、陌生的方言。满满的病号,一双双期待的眼睛,贫乏的物资,后勤保障缺乏,医务人手紧缺,没有人教我们怎么做,真正意识到这是一场战斗,艰苦而艰巨的任务。

刚开始我们也有些混乱,一切都那么陌生,似乎少了些默契。必须调整!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与死神争分夺秒抢病人。我们的护理小队长杰哥申请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医护队员直接分成两个护理队,毕竟省医平时同质化护理标准造就了工作方式基本一致的操作标准。这样一来工作就默契多了。

没有工人,我们自己及时清理了垃圾,重新划分调整区域。医生们也快速评估病人,调整治疗方案。看着熟悉的省医人面孔,心这才踏实了。

我负责给上面讲述的那位危重病人抽血。嗯,蛮不错嘛,患者四肢浮肿,我戴着双层手套居然也一针见血了。经过一番处理后患者血氧饱和度升到了92%。嗯!好有成就感哦!

下班已是凌晨一点,走在寒冷漆黑的路上。竟也自娱自乐起来,杰哥打趣的说璇妹子工作太细致了,来这里历练了回去后不再怕交叉检查了,尤其是院感检查。

消毒液浸泡过后的眼罩裹得眼睛辣痛,早上六点多眼睛刺痛痛醒。想念我的兄弟姐妹们,想念我的省医,余学清院长也会想念我们,才给新来的机器人命名“平平”“安安”吧,相信我们广东医疗队接手的汉口医院病人都好起来。广东医疗队加油!武汉加油!

来源 | 羊城派

责编 | 张德钢

审签 | 魏礼园

实习生 | 张丽芸